雜談

雜談
突然間就想寫些東西了(雖然我沒啥文采)   以前總是對網絡嗤之以鼻的,總是認為電腦不過如此,總是認為自己一定不會迷戀上網絡一定不會上癮。可我現在卻是逐漸迷戀上了它,雖說還沒到上癮的地步,可也完全不能和以前相比了。逐漸的深入網絡這才發現了它的魅力。網絡最大的魅力在於你完全可以發洩一下心中的感情卻也可以把它藏在心裡最深處,而別人即使知道你的真正的感情也不一定認識你。網絡為所有人提供了一個交流的舞台​​也為所有人提供了一個面具。每個人都心安理得的把自己或真實或虛假的感情展示給別人看然後就等著別人或真或假的回复。網絡就是一張網一張把全世界都包圍的網。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做的,我會在空間裡寫很多的說說,然後滿懷期待的等著別人的評論,可那麼多的說說裡究竟有哪些是我自己最最真實的情感或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說實話,就連我自己都分不清楚在自己心裡的那些許許多多的情感究竟是真是假。我總有種感覺,我深埋在內心的真正的情感一定存在而我自己卻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或許當我知道時我會很驚訝吧。總覺得人做某些事情都存在著一定的目的,或許你沒有意識到可它確實存在著。真正的衝動一生中又能有幾次?總覺得自己是一個太過理智的人,就因為理智所以即使看到同學被打卻也不會出手相助,就因為理智所以即使受到再多的嘲笑再多的侮辱卻也是一笑置之,就因為理智所以即使看到喜歡的人卻也只是把她埋在心裡。就因為理智,我錯過了太多太多。 。 。 。 。 。總覺得自己太過虛偽,虛偽到連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總會把真正的情感埋在心裡,表露出來的不是假的情感就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從來都沒試著去找一個真正懂我的人,總是習慣性的將自己保護起來,圍繞自己的始終是厚厚的牆壁。總覺得全世界都不會理解自己,總覺得全世界都是自己的敵人。總覺得自己是一個太過陰暗的人,總覺得自己犯了太多的罪做了太多的錯事,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總會忍不住的去想。這樣的想法造成了我現在的自卑抑或是自尊,其實自卑與自尊並沒有明顯的區別,自卑與自尊本就是因果關係。每天在教室裡的笑聲與打鬧終是掩飾不住會動寢室後的落寞,可那所謂的落寞究竟是真是假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又或許自己習慣用落寞去掩飾落寞?自己不是一個樂觀​​的人,不是那種有什麼煩心事轉身就忘的人,我習慣於把所有的事都壓在心裡,那些所謂的煩心事統統被我壓在心底最深處。吶,當有一天我的心再也裝不下那些事的時候,它們會不會一下子全冒出來把我逼瘋?或許,是我杞人憂天了吧。我曾和別人說過,我是個天生的演員。透過我的種種表現和寫下的文字,人們辛辛苦苦才得出的結論或許正是我想讓你們知道的。換句話說我就是在通過種種表演來讓你們知道我想讓你們知道的,而那些我不想讓你們知道的或許你們永遠不會知道。最近莫名其妙的喜歡上了聊天(QQ),和別人在一起聊天成了我最大的樂趣。可聊完過後剩下的唯有空虛,總會忘記和別人聊過什麼,翻翻聊天記錄又會覺得自己是不是有問題,竟會因為一個無聊的話題而聊那麼長時間,可能是因為缺少那份心情吧。和別人聊天時最怕聽到的就是“拜拜”,每當聽到這代表一次聊天結束的話是心裡總會忍不住地有些難過,有時候真的很希望能這樣聊天聊到死。其實大家都只不過是通過網絡認識的陌生人罷了,彼此之間卻感覺很投機,感覺聊得很開。這便是網絡的魅力了,在這裡,你可以用另一個身份開始另一段人生,可以彌補自己在現實中的缺憾。網絡就是另一個世界,一個虛擬而又真實的世界。
作者:低吟、淺唱

本篇發表於 雜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